瑾时·不想被喷不想被喷

很明显的缺心眼

【all耀】来来一起丧




红色组

你在唱喀秋莎
是否又想起了他
时光如水奔海难回
啊——
我揽你入怀轻叹
“傻叉你又跑调了哈哈哈哈哈!”
——《在分手的边缘疯狂试探》


好茶组

我有一个同事
他个子矮头发长
弯着眼笑时太阳都熄灭
才…才不是喜欢他呢
只是一看见他心就不自觉飞扬
/
我有一个同事
他小腰细眉毛粗
明明长的还蛮好看
可一见到我就脸红脖子粗
妈的大不了干架谁怕!
——《你这样谈不了恋爱》



抱熊组

我喜欢的人有一只小熊
我也有一只小熊
一天我鼓足勇气抱着熊拍拍他的肩
他回头一脸惊恐
“嘛呀有只熊凌空漂浮!”
——《失恋第1314天》



金钱组

我的男朋友很多人喜欢
可我知道他的心里只有我
因为他曾深情地对我说
“阿尔弗,你胖的我眼里只有你。”
——《今天也要愉快的吃吃吃》











小声bb 假装更新 实则摸鱼
失踪人口回归

我———瑾·一直都在浪·时活着回来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好好打几天游戏犒劳一下自己………这是我第五人格ID:瑾食。可以一起玩啊wwwwww

明天中考 妈的紧张的完全睡不下……………

【all耀】赤棋野史·王家

1.

赤棋政府党争混乱,分为四个大派,国王做庄。

———虽然国王已经完完全全被皇后驯服了就是。

2.

第一大派无可置疑为后党,表面领导人为王濠镜,一个屡屡触犯王家家法禁止赌博但因为血统是嫡系三子所以没有被砍手指、外表稳重实际热爱作死的人。

他运气很好,属于那种吃饭会嗑到钻石走路被金砖绊倒的神奇人物,这也导致了他第四次千辛万苦跑出来却被赌场关在门外的悲惨事实,自此他金盆洗手洗心革面开始了人心之赌的官场之旅。

其兄王嘉龙主要掌管后派地下势力,本来按照年龄序齿这事应该是濠镜干的,但是因为王嘉龙本人一生不羁独爱打架和凌虐抖s,再加上公共社交场合不仅憋出的笑像下一秒就要砍人,且只要被怼就会爆“吃屎啦你”,所以还是被王家前任家主深思熟虑让对方管刑堂。

总之在他的管理下刑堂发展欣欣向荣,还掌握了刑讯的必杀技——塞死扛酷刑。据说这招一出就没有不哭着坦白从宽的内奸探子。

但是这样一位心狠手辣辣手摧花的大佬也有一位见到就要毕恭毕敬低下头来叫大佬的大佬,这就是他们的大哥、后派实际掌权人王耀。

本来王耀作为长子是当成王家家主培养的,直到一天前任家主带他进宫溜达被前任国王一看:好家伙长得真可爱做我儿媳妇吧。

前任家主说:不行这是我的继承人。

国王说:你确定?做了皇后整个赤棋国的财政都归你儿子管诶。

不等家主回答,小小耀一拍大腿说:来来来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结婚。

……总之这就是王耀这位历史上有名的皇后成后的故事,他做皇后以后把赤棋国的财政收入翻了两翻,并且硬生生把一直都减不了肥的两百斤的大胖子王子饿成了瘦子,可以说居功甚伟了。




————《赤棋·王家》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TBC.

【aph文字游戏all耀向】求助!和我系大神组队了怎么办

文字游戏、ooc重、星际ABO、
含双O、BO。

我向我的大姨妈发誓这坑不坑,周更。

暴娇武力值爆表的王某人可不是好攻略的,你的做好用阿尔的视角达成红色组的准备。

请用你的选项决定故事发展,只有耀相关(划重点)。


1.

阿尔弗雷德真没想到他的队友是王耀,那个以文科满分体育满分被军系破格录取的Omega。

他站在公报墙前内心一片天旋地转,只想跑回校长办公室把那个收了钱不办事的老不死的头摁在鱼缸里。

站在他身边的同学都不禁一脸怜悯的望着他,低着头互相窃窃私语,隐约传来“真可怜啊……和那个人做队友………”、“是啊会被那个人打爆脑袋吧……”、“没办法啊毕竟是那个人嘛,他自己就可以单刷终极考核了吧……”、“谁说不是呢,不管是谁对他来说都是拖累吧……”……诸如此类的话语。

他们说的那个人就是王耀,行走的人型武器,学院排位赛no.1,一个Omega吊打众Alpha的光辉典范。

阿尔弗雷德还记得入系考试最后一轮待遇争夺混战中他一个人肝翻全场的样子。

【“哈 ——这就是所谓的Alpha们吗?”他喘着粗气冷笑着踩在一个气若游丝的Alpha胯间狠狠碾了几脚,背后是被堆成山的同系生,“真是群弱渣啊。”

“敢对老子发情?做好被阉的觉悟了吗?”他抬起腿,重重的跺了下去,踩爆了某倒霉人士的球体的破裂声音令整个学院的Alpha们为之心惊胆战。

这一战,也奠基了王耀无人能撼动的军系无冕之王的称号。】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从回忆中醒来:“hero为什么要跟那种人组队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一点都没有Omega的样又甜又软啊啊!!!”

“还有凶,没错吧。”旁边一个柔和的声音轻轻地说。

“对啊,他还超凶………”阿尔弗雷德话说了一半,忽然觉得那个声音秘制恐怖秘制耳熟,他战战兢兢的回头一看,只见那个不可言说之人抱着手非常认真的看着公报墙上并在一起的王耀和他的名字。

“继续说啊。”微风吹过他的发丝,阳光笼在他有些娇小的身躯,意外的柔和了他回头望向他时和善的笑容,和蔼的就像爸爸充满怜悯的看向他儿子一样。

“………”


2.

“你个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说好了给hero排一个又软又甜会做饭的人当队友嘛啊啊啊啊啊!你拿了hero那么多的汉堡不办事!!!”阿尔弗雷德在校长室抓狂。

“我哪里没办事了,这世界最软最甜的不就是Omega了吗?我把整个系里唯一的Omega给你当队友你还对我发脾气。”校长弗朗西斯委屈地说。

“王……”阿尔弗雷德想起那个人不可说的名讳,“那个人跟又甜又软有半毛钱关系吗?!!!弗朗西斯你是不是瞎了!而且他那种人一看就不会做饭好不好!!!”

“…………非常抱歉啊琼斯同学,可你眼中那个既不甜又不软的王耀烹饪课3S级通过,甩了你表哥三个星系不说,选修的刺绣茶道书法也是优加,容貌被评为星系年度最想泡的Omega。”弗朗西斯冷漠道。

“我不听不听弗朗念经!!!你收了我的汉堡还不办事!!”

“妈的到底那个家伙强塞我一个衣柜的汉堡害得我衣服全都脏了啊!!再吵信不信我塞你死扛啊!正好你哥给我送了一麻袋过来。”校长生气了。

“你这是体罚!是谋杀!!啊啊啊啊别靠近快把那个生化武器丢出去!!!”

阿尔弗雷德屈服于校长的淫威,委屈吧啦的准备回寝室,迎面撞上了一个不知道站这多久的人。

阿尔心里暗道不好,不会是:

A.听见自己贬低厨艺的表哥亚瑟

B.积怨已久的宿敌伊万

C.不可说之人王某某

【all耀】追光(上)

重度ooc

 @江舟易行 她都写完了我才写那么点嘤嘤嘤嘤

拒绝被喷

 @王光翟⭐️ 

主露中

打上真不好意思。。。。



1.

 

“你有想要追求的光吗?”神阖着眼,面无波动。

 

 

 

2.

 

背后的槐树开着的花细碎,浅浅的香气在午后晕着。

 

他喜欢的那个人笑着,琥珀的双眼像流动着什么流光溢彩,他极耐心的听着旁边的那个愚蠢的外国学生用蹩脚的中文抱怨学校的的生活环境、人际关系等等的问题。

 

伊万抱着书安静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给别人意见,如画眉眼含着笑意,没有一丝因为对方的愚钝而滋生的恼怒。

 

他对谁都这样啊,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罢,都是那么的温柔。

 

所以说,自己在他看来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吧,哪怕他那么喜欢他。

 

伊万头一次嗅着王耀身上的中药味心烦意乱,想起自己妹妹的话。

 

【哥哥要知道哟~所谓的喜欢就是心甘情愿把自己的弱点交给别人,无论对方做了什么都甘之如饴。】记忆里的妹妹笑的疯狂,手中的刀上的血还一滴一滴流淌。

 

【所以啊,哥哥千万别喜欢上任何人,只要喜欢我就可以了,因为只有我们两个永远不会背叛彼此。】

 

“你怎么了吗?”那个人踮起脚拍拍他的肩,神色的担忧不似作假。

 

飘出去的思绪被他的声音从记忆的深渊捞回来。

 

“啊啊,没关系哟。”他迅速回神,笑着跟王耀说,“稍微走了一下神,小耀什么时候聊好啊。”

 

“已经聊好啦,你走神也太久了。快走吧,弗朗还等着我们去吃饭呢。”王耀啼笑皆非,颇为亲昵的眨着眼,“走吧。”

 

“哦,好。”

 

 

 

3.

 

“小耀,我听说你们家乡有‘飞蛾扑火’的典故。”

 

图书馆安静极了,只有人簌簌的翻书声和键盘敲打声。

 

伊万抱着本厚的跟砖头似的书,趴在桌上望着王耀的手指在电脑上飞快的舞动,做着论文。

 

“是有这个典故哦,你问这个做什么?”他抬着美丽的眼的望向他。

 

“我只是想,飞蛾扑火的时候会不会痛呢。”

 

王耀想说这不重要,但看着他颇为认真的样子,于是噗的笑了出来呢:“你天天都在想什么?”

 

笑归笑,他的神色也认真了起来:“我不是飞蛾,我不知道,但我想,如果为追求自己祖祖辈辈一生都在追求的光而死的话,飞蛾扑火而死时,应该是极快乐的。”

 

于是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互相对视着。

 

“?”

 

“你说的没错,飞蛾扑火的时候,应该是极快乐的。”伊万笑了起来。

 

“诶诶,我开玩笑的啊,飞蛾是没有痛觉神经和完整思维的。”王耀慌了。


【预告】第一届速打比赛

很好,江舟都打完了我还在挣扎,嗯,先打个上篇,待会发。=w=

王光翟⭐️:

 @瑾时·体育加试最讨厌了 和@江舟易行 两位太太!今天!9:00!QQ连麦进行一场速打比赛!
下面让我(王光翟)来介绍一下——

参赛人员:瑾时,江舟
比赛类型:速打
比赛地点:网易lofter
比赛方式:在40分钟内,打出字数最多、热度最多的人即可获胜(有15分钟延时)
惩罚措施:延时越长,惩罚字数越多;比赛失败者,1000字文一篇
请大家多多为太太打call!!

(太太写文的类型不公布,tag我打all耀,禁止ky)占tag抱歉

突然发现我的生日是金钱组日2333333

【all耀】花吐病的对象到底是谁(上)

ooc慎入,
all耀党,
花吐病梗,
请别带着智商看,
感觉自己离咸鱼不远了。
为什么自己越写越傻!!!QAQ












1.

王耀缩在自己的大棉袄里对着马桶咳嗽,议事厅的厕所隔音效果挺好,以至于他咳得眼泪都出来了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或国过来问他怎么了。

不过也不要问,是个稍微普及过宅菊文化的人都知道当一个人咳出花瓣是什么情况。

王耀趴在马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漂在水面上的鲜红雪白桃粉总之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花瓣,内心只有mmp。

当他沉痛了完自己年老体衰,得的病却特别时髦后,他又开始纠结这花瓣代表了谁、以及他咋不知道自己暗恋谁的这件事。

这花瓣那么好看,真不愧是自己吐出来的。

他得出了一个满意的结论。


2.

但是有些事不是自恋能结束的,甚至不是自刎能结束的。

王耀回到座位,用高高的领子捂住自己半张脸。

台上的阿尔弗雷德唾沫横飞的讲些不切实际的话,只是看他进来的时候皱了皱眉就就继续了下去。

伊万把笔转的飞快,一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王耀猜一定又是阿尔刚才暗讽他了。

坐他旁边的亚瑟倒是回过头来问:

“你怎么了,耀王。”

“没什么。还有,请别叫我药丸。”我觉得就是你们这群人老这么叫,我现在才真的要完了。

王耀操着一口沙哑的嗓音回答,还腹诽了一下。

“好的要完。”亚瑟回答,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你今天的声音别具磁性。”

“…………那是感冒了。”

“咳咳…”亚瑟有些尴尬的端起茶杯挡住自己的脸,可惜没有盖住他变红的耳尖。

王耀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没忍住咳了起来,赶紧用衣领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咳出来的花瓣被人看见。

亚瑟有些担心的抓住王耀的袖口:“你没事吧?最近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王耀呜呜嗯嗯了几声拽下了亚瑟险些要拽下自己衣领的手,“你看我家新闻联播就知道我最近好的不得了。”

“我并不愿意看你家的新闻联播,因为那上面不是你跟伊万那头熊秀恩爱就是和阿尔弗那个熊孩子秀恩爱。”亚瑟委婉的说。

王耀本来想给亚瑟精妙的比喻鼓个掌、再揍他一顿表示对用词不当的惩罚,但发现在他咳起来之后就一直看着他的伊万把他的笔捏断了后就作罢了。

“喂喂你们两个有事私下讨论,”小英雄不满的甩着他的演讲稿,“还有中国,你身体怎么了?五千岁的老头子还会患流行感冒?你还真是fashion哦?”

“哈哈哈哈哈哈老头子也想偶尔跟上潮流嘛,不过倒是你小小年纪得了高血压该怎么办才好哟。”王耀毒舌反击。

“你什么意思!hero已经242岁了!!!什么叫做小小年纪!!!”

“我五千岁了,二百四十二岁的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

“以建国日来算你比我还小!”阿尔气急,转头瞪了眼嘴咧开笑的高兴的伊万:“你笑什么啊90后!”

“死胖子你说谁呢嘻嘻嘻嘻嘻,要露西亚教你做人吗?”伊万的脸上常年带着笑,他用这个表情表达了恐吓、鄙视、嫌弃、愤怒…………等等等。

王耀撇过头不去管相爱相杀的春待,感觉头晕得慌。

对面的弗朗西斯有些担心的看过来:“你没事吧?脸色那么惨白,我送你回去?”

本来是想拒绝的,大概是弗朗西斯的紫琉璃般的眼睛波光潋滟起来实在好看,王耀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3.

那边的阿尔弗和伊万早就被各自的助理按了下去。

伊万不爽的想逃脱三个压在他身上熊一样的男人的禁锢,被蹲在一边喊666的秘书苦口婆心的劝道:“大佬你想想我们家真的干的过老美吗?”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休战。

阿尔弗愿准备趁势追击,站在他旁边做记录的秘书皮笑肉不笑:“琼斯先生再想想吧,你一个人打得过一头熊吗?”也怂了下来。

吃瓜群众亚瑟看看表,敲了敲桌子:“喂喂你们闹好了没有?王耀已经和胡子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

“啊???你为什么不拦着???”阿尔瞪大他蔚蓝色的双眼,那副平光眼镜在刚才不幸告退了。

“作为哥哥的我更想在现场确定一下你会不会把自己作死。”亚瑟摊开手,颇为嘲讽的笑了笑。

“唔噗噗噗~小耀和法国出去了吗?”伊万爬了起来,先理了理围巾,“脂肪球,会议也该结束了吧,露西亚今天可不想再看见你的脸了。”

“彼此彼此。”阿尔弗接过他秘书递给他的备用平光眼镜,低头带上,“那我就先走了。”

亚瑟不置可否,在座位上待了一会直到美国和俄罗斯离开会议室,像是在想什么东西。

“还不走吗?先生?”秘书操着一口牛津腔问。

亚瑟没有回答,只是顿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紫色鸢尾花对于中国来说最像谁?”

他伸开手,手掌心是被揉烂的紫色花瓣。






联五你就别闹【all耀】

ooc,慎入,秘制视角。
都是老狐狸,all耀,主联耀,不过不明显。
吃不下别吃,速打的不好吃。




老天保佑我期末别挂。







琼斯先生是美国的意识体,大概因为美国的地位和自身的性格,每次会议他都是第一个到场的。

可他每次来都邋里邋遢的抱着两三袋M记,衣服领子朝内翻着,双目无神,浑浑噩噩的被助理拉着行李箱推进大楼洗手间,折腾半天之后又神清气爽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回到座位上。让人不自觉好奇他到底和助理在洗手间干了什么。

据说他在会议上是极其外向的,一句话一句话跟连珠炮似放个不停,总是气的布拉金斯基先生黑着脸跳起来举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水管对着琼斯先生的脑袋想砸下去,幸好王先生脾气好总是制止布拉金斯基先生,不然琼斯先生很有可能早就死了。

但是虽然王先生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依然欠着王先生许多钱不还。

“他哪是还不起,是怕还了后与他再无牵挂。”

这话是亚瑟先生说的,他是英国的意识体,如果看血缘的话与琼斯先生算是亲戚关系。可亚瑟先生却不大讨琼斯先生喜欢,或者说琼斯先生不喜欢所有文邹邹的古板迂腐的人,他天生热于自由。

可亚瑟先生真不算是什么老顽固、固执的旧贵族,如果忽略他总是透着轻蔑的神态的话。

可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个傲慢的人,他顶多是个死傲娇,这点从一个往事可以看出来。

腐国人的天性在意识体上充分体现,亚瑟先生再大的雨也不要打伞,就那么套着不怎么挡风的风衣在大雨中风驰电掣健步如飞,除非发洪水出门从不带伞。

但是一个下雨的天,会议结束后亚瑟先生却嗫嗫嚅嚅的让王先生带他走到大使馆,理由是他没带伞。

开什么国际玩笑,比这更大的雨您不也闯过吗!再不济您打电话不也能让人送伞过来吗?

王先生果然看出来英国先生的意图,笑了起来,俏皮的眨眨眼:“想和我聊会天不用这么拐弯抹角,鸦片你可该坦诚一点。”说着他举起那把有些笨重的军用黑色大伞灵巧的和亚瑟先生走在阴雨霏霏的大街上。

两个人的背影美得能如画,若是忽略亚瑟先生红的滴血似的耳垂就更好了。

事后亚瑟和他的弟弟阿尔抱怨:“坦诚?难道要我和那个胡子笨蛋一样坦诚吗!”

他说的胡子是法国弗朗西斯先生,一个……嗯…喜欢撩妹的hentai。长着张极好看的脸,却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蓄起了胡子,他做过最有名的事,大概就是脱光了钻进王先生的被窝。这事被亚瑟知道后,气的喝了两三斤酒,醉醺醺的拦住了王先生,大着舌条唱了首《甜蜜蜜》,坐实了傲娇之名。

可与法国乐于罢工的习俗不同,法国先生开会总是神采奕奕的入场,身上喷的男士香水个十米都能闻到。问起为什么每次开会都打扮的像相亲的原因,竟被对方抛了个媚眼笑着说:“哥哥是在和美人约会。”

工作人员这才发现,法国先生旁边坐的就是王先生。

英法向来不对盘,就像美俄一样,弄的同为常任理事国的王先生夹在中间分外尴尬。

但是很明显,王耀先生是更偏于俄国先生的。这点从他总是和俄罗斯先生,就是上文提到的布拉金斯基先生一起入场可看出来。他们毕竟是邻居,曾经也是一个政党。

两人最亲密的时候冬天会各抱着一个烤红薯啃还带着一个牌子的围巾,夏天会买一个香蕉船边开会边吃。据说三十年前伊万先生从未下下来的红围巾就是王先生亲手织的。

俄罗斯先生可以说是联五几个最高的了,而王先生又是中间最矮的,两个人一起入场的时候,即使颇有气势,但那身高差也总让工作人员忍俊不禁的喷笑出了声,这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阿尔先生就放飞自我的哈哈哈哈的魔性大笑了起来。

“王耀!个子矮就别站在北极熊旁边,显得你更矮了。”

这时候伊万先生会笑着抱住王先生,把下巴磕在王先生头上,说:“死胖子,你可没办法像我这样。”

可惜不等美国先生跳脚,伊万就会被笑眯眯的王先生一个过肩摔摔在美国先生身上,然后居高临下的轻笑:“好孩子,再说一遍,再做一遍,嗯?”

于是两个国可耻的沉默了。

“哎呀呀,今天的联五也分外和平呢,不是吗?”弗朗西斯坐在一边梳起了长发,拿王先生送给他的发带束了起来。

“是核平才对。”亚瑟先生托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